大佛普拉斯海報


導演: 黃信堯
編劇: 黃信堯
主演: 莊益增 / 陳竹昇 / 戴立忍 / 張少懷 / 陳以文 / 更多…
類型: 劇情 / 喜劇
制片國家/地區: 臺灣
語言: 閩南語 / 漢語普通話
上映日期: 2017-06-29(臺北電影節) / 2017-10-13(臺灣)
片長: 102分鐘
又名: The Great Buddha+

最新黑色幽默劇情電影《大佛普拉斯》劇情簡介:

  菜埔(莊益增 飾)是一家雕塑廠的夜間保安,家中有一位重病的老母親需要照顧。肚財(陳竹昇 飾)是菜埔唯一的朋友,菜埔經常在值夜班的時候把肚財叫過來和他作伴。一天,兩人突發奇想決定看一看菜埔的老板黃啟文(戴立忍 飾)的行車記錄儀里記錄了哪些影像,希望向來風流的老板能夠貢獻出一些精彩的片段以解兩個獨身男人內心里的寂寞之苦。
  行車記錄儀所記錄的影像果然沒有讓菜埔和肚財失望,但與此同時,兩人也發現了黃啟文的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實際上,菜埔和肚財的一舉一動皆沒有逃過黃啟文的眼睛,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名聲,他決定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動

最新黑色幽默劇情電影《大佛普拉斯》精彩影評:

Buddha or Puta?

這是一部讓人看到脊背發涼的電影。小人物令人辛酸的茍且殘生,用冷靜的幽默表達出來,上層人聲色犬馬到副議員一幅古惑仔的樣子。一笑之后,是抹不去的悲涼。

Buddha在英語里是大佛的意思,Puta在西班牙語里是娼妓的意思。老板黃啟文在車里與情人云雨的時候,女方呻吟著:“叫我puta,叫我puta……”旁白很有意思,聽不清是叫她Buddha,還是puta,不過這種場合,還是puta更有意境。

大有赤裸著肉體在佛光下交合之感,羞恥又神圣。片名是大佛+,滿片里卻都是Puta。

就像本片的形式感一樣,一邊是肚財為代表的小人物的掙扎與無助;一邊是鑄造大佛的權貴們的燈紅酒綠。大佛之悲憫,讓電影中的小人物之悲涼更有一種穿透熒幕的力量。影片小人物的刻畫,幽默之冷靜讓人血管發涼。

肚財以撿垃圾為生,在外處處看冷臉色,唯有在保安菜埔面前神奇。肚財講到“人家有錢人出來混社會,是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你背后有什么?”呆呆的菜埔慢條斯理地說出,“鳳梨、香蕉、芭拉,還有蓮霧”。那是他背后掛歷上的水果圖片。這種幽默,不是苦中作樂之樂觀;而是一種連憤怒都沒有的絕望。

肚財被捕那一段,除了諷刺政府報道之斷章取義之外,把“沉默權”也黑了一遍。把你揍了一頓,然后告訴你有權保持沉默,可以請律師保障自己的權利,這樣的臺灣警察也可以領便當了。用里面的一句臺詞,“公平正義,在他們的生活里沒有這四個字,畢竟光是要捧飯碗就沒力氣了”。

肚財的死,導演更是表現得風輕云淡。滿眼的麥田隨風搖蕩,相機緩緩地搖,曲兒輕輕地彈,肚財的垃圾散落一路,在溝渠里靜靜地躺著肚財。

旁白更讓人心冷,“肚財現在死了并沒有什么不好,起碼在他死的時候,還能在地上畫出個人形。很多流浪兒死了很久才被發現,只能畫出尸水的圓形”。

而肚財的死因,就是好奇心害死貓了。都怪那晚下起了雨,惹得肚財想看點“刺激”的東西。不巧,在窺淫的欲望不可收拾之時,當頭一個霹靂,發現了啟文老板的三大秘密:禿頭、gay、殺人藏尸于佛像。那晚的肚財和菜埔在雨夜一直到天光,無眠,無語。

之后,菜埔第一次來到肚財的家,發現肚財的飛碟里滿是抓來的娃娃和美女的剪切照,才發現對肚財那么陌生,從而有了本片的金句:“人類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遠無法探索別人內心的宇宙”。

肚財、菜埔、釋迦等社會底層邊緣之人,相互依偎取暖,到頭來,亦不能夠了解彼此,依然是孤零零的一顆靈魂在游蕩而已。

最后,肚財的葬禮和大佛的開光一同進行。

而肚財僅有的遺像還是那次被捕、被媒體報道而僅有的一張照片。

至于對應的黃啟文,滿臉橫肉的副議員去警察局撈人的時候說的話,是對他最好的腳注。“他在社會上出錢出力,沒讀書的人,他就拿錢給人去讀書;出殯沒棺材的人,他就買棺材給他。”

前面黃啟文和色情服務人員交歡之時,女方說道想出國讀書,需要錢,才來做這個,啟文自然是助人讀書啦;那一夜,啟文手刃葉女士之后,無處毀尸,便將其藏入大佛肚內,自然是幫人買棺啦,真正一個大善人。

議員也逃不脫被“幽默”的命運。風流場花天酒地,百姓前頤指氣使。導演都不憤怒,反而是在其競選宣傳畫被菜埔拿來遮擋漏雨之物,導演不忘“美言”幾句。“副議長不但重情重義重粉味,為民擋風擋雨也跑第一。”

作者:李露白(來自豆瓣)
來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8630/

最新黑色幽默劇情電影《大佛普拉斯》資源下載:


關注微信公眾號:行星帶(微信號:hsu1943),回復“m1910”獲取密碼。